领导送我回家车里要了我(教练把我压在方向盘上)

发布时间:2021-07-19 17:18

大家都在庆幸,没烧伤人,没亏损多少财产,这就是不幸中的万幸了。 可就在这时候,老沈的老婆在那扯开破锣嗓子哀嚎起来。 这哀嚎的动静,分明就是刚才大火中着急忙慌喊人救命的那位。 哎呀,我怎么这么倒霉啊,也不知道是哪个杀千刀的放得火,把我家给烧了啊

大家都在庆幸,没烧伤人,没亏损多少财产,这就是不幸中的万幸了。

 

 

可就在这时候,老沈的老婆在那扯开破锣嗓子哀嚎起来。

 文学

 

 

这哀嚎的动静,分明就是刚才大火中着急忙慌喊人救命的那位。

 

 

“哎呀,我怎么这么倒霉啊,也不知道是哪个杀千刀的放得火,把我家给烧了啊……”

 

 

大家本还以为这火是在南屋做饭不小心引起的,可听老沈婆娘那意思,好像不是这样。

 

 

有人上前问,老沈婆娘就哭诉,说是她跟老沈刚起床呢,南屋就起火了。

 

 

“南屋也没插电没开灯的,怎么可能自己起火,这肯定有人玩火把我家给点了啊!”

 

 

问话的那人有些不太相信,“不能够吧?你家也没听说跟谁有仇啊,人家点你家干什么。再说了,周围又没小孩子,谁会玩火,除非是傻子。”

 

 

说者无意,听者有心。

 

 

那人话刚说完,大家就把目光齐齐瞄向了牛壮。

 

 

牛壮当时都气懵了,这不是放屁带拐弯么?自己闯进去救人,还捞一放火的罪名。

 

 

可都不容他辩解的,那老沈婆娘就死气掰咧的冲了上来,一把抓住他胳膊。

 

 

“是他,就是他,刚起火的他就冲进了我家里,肯定是这个傻子干的!他怕放火的事被人知道,所以赶紧冲进我家里,装好人把老沈救了出来!”

 

 

听到这话,牛壮气到脑门子都快掀了盖儿。

 

 

他气呼呼的大声吼道:“我没有,我没放火,我是早起去割草喂牛,听到喊救命才进去的!”

 

 

在牛壮吼完后,远处靠墙坐着的老沈有气无力的发话了,“不是……”

 

 

“什么不是,当然是他的不是了,傻子放火还有理了?就是他,就是他放的!”

 

 

都不等老沈说完的,他那婆娘就气势汹汹的双手叉腰,气急败坏的吵吵着。

 

 

不过牛壮有注意到,那婆娘说话的时候瞪了老沈一眼,显然是不让他说话。

 

 

老沈吱吱唔唔的,似乎还有什么话想说,可看到自家婆娘如母夜叉似的,又不敢吭声了。

 

 

其实那把火怎么来的,他明白,他婆娘也明白。

 

 

早起他在南屋烧火做饭呢,那骚婆娘非得喊他干那事儿。

 

 

结果弄的欢实了,南屋烧的火也就忘了,想来是烧出了炉灶,引燃地上的木柴。

 

 

当他们发现的时候,南屋里就已经火势汹汹了。

 

 

眼下这婆娘非得诬陷牛壮,不就是看牛壮是个傻子,想从傻子头上捞点便宜……

 

 

“哎呀,我不活啦,这日子没法过了,攒了好几年的家当,一把火全烧没了啊!”

 

 

一屁墩在地上,老沈婆娘开始撒泼打滚,哭喊着就是牛壮干的,傻子玩火不承认。

 

 

周围乡亲们只管看热闹,到底是谁放得火,他们才不关注呢,反正又没烧自己家。

 

 

牛壮气到不行不行的,这特么奔着救人来的,怎么还兜了个放火的屎盆子抠脑袋上。

 

 

他气呼呼的想要辩解,可在地上撒泼打滚的老沈婆娘根本不给他这机会。

 

 

“乡亲们可得给我做主啊,傻子放火也不能有理了,得让他赔我。他是个傻子,我可以不跟他计较,不去报警抓他,可他家的牛得给我牵来……”

 

 

周围已经有明白人开始猜疑了,琢磨着老沈婆娘这是趁机讹傻子。

 

 

可谁愿意为了一个傻子去得罪一个无赖婆娘?谁敢?

 

 

没人敢,也没人愿意,反正牛也不是他们家的,牛壮也不是他们什么人,不管那闲事。

 

 

周围乡亲们抄起手来看热闹,任凭牛壮这个傻子单独面对恶意讹人的老沈婆娘。

 

 

但就在这时候,有人发声了,“我证明,不是牛壮放的火。”

 

 

牛壮扭头望去,只见已经换了身衣裳的孙晓芬,挎着草筐和镰刀来到了近前。

 

 

把手中草筐镰刀往地下一扔,她对赖坐在地上的老沈婆娘说道:“早上看到你家起火,我打开门正准备喊人,就看到傻牛壮从远处跑过来,扔了割草的家伙什就闯进去救火了。”

 

 

老沈婆娘原本还哭嚎着要牵牛补偿,一听到孙晓芬的话顿时不乐意了,“小孙,傻子放火烧了我家,连你家也差点烧着了,你得向他要补偿才是,怎么还向着他说话?”

 

 

孙晓芬听的明白,这是鼓动着她也向牛壮要补偿呢,大家一起冤枉牛壮。

 

 

可她根本就不是那样的人,自然也做不出那样的恶心事儿!

 

 

她踢了脚草篮和镰刀,“我对事不对人,不管牛壮是不是傻子,我都说这实在话。草篮和镰刀都是他的,他确实是准备去割草,这两样东西就是证据。”

 

 

说完,不等老沈婆娘要说什么的,她环望众乡亲继续说道:“牛壮是傻,可是他不坏。反倒是有些人,干力气活时都诱骗着牛壮去出力,有好处了赶紧往自己家里搂,有坏事了赶紧往牛壮身上推。我觉得这有些人该自己想想了,到底是傻牛壮坏,还是你更坏!”

 

 

孙晓芬一席话,直说的好多人或低脑袋,或扭头望向别处。

 

 

这些人,正是她话里指的那部分‘有些人’。

 

 

“那到底是哪个杀千刀的放的火,真是丧良心……”

 

 

没能赖上牛壮,老沈婆娘也就嘟嘟哝哝的起身了。

 

 

来到老沈身前,她一把揪住耳朵就把人给拽了起来,“你这个破烂货,让你多嘴多舌!”

 

 

老沈很冤枉,他没有多嘴多舌。

 

 

但聪明人都能听得出来,老沈婆娘这到底是在骂谁。

 

 

火救下,热闹也没得看,众乡亲也就散去了。

 

 

牛壮临走前,挎起孙晓芬家的草篮跟镰刀,向她挠着头傻笑。

 

 

那一瞬间,牛壮的笑容在孙晓芬眼里是那么阳光,那么灿烂,看起来特别的顺眼。

 

 

只是,想起早上俩差点干了那事儿,孙晓芬心里又羞的慌,赶紧关上门回家。

 

 

回到里屋,她忍不住的抬起手来,在手掌上嗅了嗅。

 

 

那上面,可是沾染着牛壮那里的味道……

>>>>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<<<<